当前位置:远程USB联网解决专家国学红楼梦中大观园祭饯花神,背后真的是一场阴谋吗?
红楼梦中大观园祭饯花神,背后真的是一场阴谋吗?
2022-10-13

《红楼梦》,中国古代章回体长篇小说,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。还不知道的读者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~

林黛玉和薛宝钗的关系,从薛家一进荣国府亮出金项圈,宣告金玉良缘开始,就处于敌对状态,两女争一夫,性格直爽的黛玉处处提防、刻薄宝钗成了日常。

一直到45回上,黛玉因宝钗病中送燕窝,规劝黛玉不要看《西厢记》这等在当时视为“女孩不宜”的邪书,开始转变对宝钗的看法,不仅放松了对宝钗的提防,而且引为知己。

“你素日待人,固然是极好的。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,只当你藏奸……往日竟是我错了,实在误到如今……”

自那之后,黛玉对宝钗以姐姐相称,还认了薛姨妈为妈妈,一个缺爱的孤女,一时间享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和关怀,倍感幸福和庆幸。

那么宝钗到底有没有藏奸,黛玉之死最后有没有薛家的推波助澜呢?因为80回后缺失,具体结局怎样并不明朗。

直到前几日又重读《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》一回,发现其实在《红楼梦》祭饯花神时,早已暗含了黛玉死亡细节:宝钗用2计脱身,嫁祸黛玉,神不知鬼不觉间,黛玉已着了道,且还不自知。

一、祭饯花神:芒种过后,诸芳退位,十二钗死的死,散的散

王夫人因为一个绣春囊检抄大观园,荣宁两府一片混乱,在贾家被抄家前,各种矛盾已经显现。各种异象触目惊心。

检抄大观园是贾家被抄家的前奏,自此之后,大观园诸芳劫难正式拉开序幕,其凄惨景象完全不是高额续写那般云淡风轻。不过可惜的是,大家关心的黛玉的结局,前80回并未写明。

林黛玉死前是怎样的情形,仔细研读,“源易缘”发现其实早在第27回,“大观园祭饯花神”这一闺中女儿们的浪漫节日中,对黛玉的结局已经有所交代,黛玉的死亡并非完全是身体上的病,而是伴随着一场阴谋。

祭饯花神本身非常浪漫唯美,曹翁原文写道:“凡交芒种节的这日,祭饯花神,言芒种一过,便是夏日了,众花皆谢,花神退位。”

要知道,在曹翁笔下,红楼梦中的女孩们,就是花神,宝玉为晴雯作了一篇《芙蓉女儿沫》,直言晴雯就是芙蓉花神。

并且,金陵十二钗女子几乎都有自己的花名,“以花喻人”是《红楼梦》独特的手法。比如探春是带刺的玫瑰,黛玉是清水出芙蓉的芙蓉,宝钗是艳压群芳的牡丹……

又比如太虚幻境十二支曲中写道:“三春过后诸芳尽,各人需寻各自门……”无不是把人比花,因此祭饯花神这种外表看起来非常浪漫的闺中趣事,实际是一出非常残忍的“花落人亡两不知”的恐怖情节。

二、山雨欲来风满楼:大观园异象频现,因2块手帕,黛玉被逼入绝境

在这次饯花活动中,先是宝钗在滴翠亭戏彩蝶,后有经典的黛玉荷锄葬花,初看不过是曹翁在叙述女孩们的闺阁中的日常,但在这中间下人中发生两件在古代非常触目惊心的事情。

一是林红玉通过中间人坠儿,和贾芸传递定情信物——手帕。

要知道,林红玉当时是宝玉房中的丫环,她身在的大观园,是贾家女孩们生活起居的地方,是一个隔绝男子的地方,而此时红玉和贾芸却有了私授信物的行为,这是很让人惊惧的。

“源易缘”认为,林红玉和贾芸传递定情信物手帕,可以和宝玉送黛玉旧手帕对照来看,便可知黛玉因何而死。

贾芸因为在大观园中植树绿化,和林红玉眉目传情,红玉因此悄悄丢下自己的一块手帕,贾芸见状趁人不备检了起来。

不几日,贾芸应邀到宝玉房中闲聊,途中他将自己帕子假充林红玉帕子给了坠儿,坠儿又将红玉的一块帕子给贾芸,充当了谢礼。

自此,经过2块手帕的交换,贾芸和红玉偷偷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。不过,这样的情境在如今看来十分浪漫,但在红楼的年代,却是私定终身的大逆不道之举,尤其对女孩来说,是污损名节的行为。

反观宝玉和黛玉,宝玉被父亲贾政打得半死,黛玉又伤心,在外人面前又不敢露出来,因为当时宝玉和黛玉还没有互相表白,黛玉不敢确定宝玉的心思。

于是,在晚间宝玉派晴雯给黛玉送了2块自己的旧手帕,黛玉感慨万千,于是在手帕上题了3首诗。

黛玉得到这2块手帕,心内想到:“(宝玉)令人私相传递与我,又令我可惧。”,黛玉惧怕的是什么?无非是这手帕以后可以成为两人定情的信物,是可以要人性命的证物。

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,曹翁作文很少用激烈、紧张的情节,往往在和风细雨中,隐藏让人惊悚的情节。黛玉的这2块手帕,和红玉的2块手帕一样,都是逼死黛玉的重要证据。

因为黛玉在灵河时是绛珠草,“绛”即“红”,因此林红玉明明白白即是黛玉的一个替身,红玉和贾芸私定终身,正是影射黛玉之死。

三、巧设机关:为金蝉脱壳,宝钗无中生有嫁祸黛玉

黛玉死于定情信物被发现前文已经论述,但这手帕如何被发现,在这回中也有影射——源于宝钗,而更加让人不能接受的是,在宝钗为求自保,嫁祸宝玉和黛玉有云雨之事,这才是黛玉惨死的真相。

原文说,红玉和坠儿正在商量如何交换手帕时,突然看见宝钗在隔墙后面,宝钗躲避不及,又不想让红玉发现自己听见她们如此大逆不道的谈话,因此心生一计“金蝉脱壳”。

宝钗假装在和黛玉捉迷藏,口中说着“颦儿(黛玉的‘字’),我看你往哪里藏。”之后又说:“一定又是在那山子洞里去。遇见蛇咬一口,也罢了。”

宝钗这波操作,心计简直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,为了摆脱林红玉“人急造反,狗急跳墙”殃及自己,宝钗不仅用了“金蝉脱壳”,还用了“无中生有”这一计。

黛玉根本没和宝钗在一处,宝钗却生生让黛玉当了替罪羊,说在此处偷听林红玉和坠儿密事的是黛玉。

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,宝钗说黛玉躲在了山子洞里,而之后林红玉发现,司琪从山子洞里钻出来,正在系裙子。

根据检抄大观园一回可知,司琪为何钻山洞又系裙子,就是和她的表哥潘又安密会,行云雨之事。那绣春囊就是在山子石上发现的,极有可能就是司琪和潘又安幽会时遗失的。

而宝钗无中生有说黛玉去了山子洞里,这其中的暗喻实在很深很让人惊惧。处处都是将司琪云雨之事指向黛玉宝玉身上的节奏。

结合宝钗金蝉脱壳情节和绣春囊事件引发的检抄大观园,王善保家的和王熙凤一行人在黛玉房中发现了宝玉的衣物:宝玉换下的记名符儿、一副束带上的披带,两个荷包并扇套。

拥护木石前盟的王熙凤赶忙用话岔开:“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,这自然是宝玉的东西,这也不算什么罕事,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。”

但是从王夫人检抄大观园后对晴雯的态度,明显是用晴雯作幌子,她真正恨的,要收拾的是黛玉,要知道检抄大观园的执行人不仅有凤姐、王善保家的,还有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,趁着绣春囊再查黛玉房间,收出宝玉送给黛玉的手帕,那就是大事。

这手帕和宝玉的扇套、寄名符儿都不一样,上面的题诗就是证据——眼空蓄泪泪空垂,暗洒闲抛却为谁——这明显就是情诗,是黛玉有私情的实实在在的证据。

将手帕引导向绣春囊,指责黛玉和宝玉有云雨之事,这是王夫人的手段和狠辣,黛玉最后死于污蔑,死于宝钗的无中生有的污蔑。

难怪在祭饯花神的最后,黛玉葬花唱到:“独把花锄泪暗洒,洒上花枝见血痕”,“奴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奴知是谁?”,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”。

黛玉最后惨死,宝钗的“无中生有”帮了大忙,而更让人心惊的是,宝钗这种栽赃,又并不是直接告诉他人,而是在机缘巧合中,看似不经意间透露出去。连林红玉都说:若是宝姑娘听见,还到罢了;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,心里又细,他一听见了,倘或走露了,怎么样呢?”

所以若论藏奸,袭人只能算小学水平,宝钗才是高段位选手,让人神不知鬼不觉间,害了黛玉性命,其他人却还当她是“罕言寡语”、“安分随时”的大好人。